社区医院大扩容在即 药企争抢千亿基层中国医药

 bob资讯     |      2020-07-29

  7月13日,国家卫健委发布通知称,在总结2019年社区医院建设试点的基础上,决定全面开展社区医院建设工作。

  按照国家卫健委要求,社区医院建设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主,条件具备的乡镇卫生院也可以加入。按照相关规定完成建设任务并通过评估的基层医疗机构提出申请,可加注社区医院作为第二名称。

  行业内人士表示,这意味着,大批基层医疗机构,特别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将全面升级为“社区医院”,结合基药目录上下衔接等政策加持,基层医疗机构将有能力承接更多首诊、康复任务。预计到2020年,县级医院市场规模可以达到5000亿元;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在慢病治疗领域将拿到城市医院50%的处方量。

  在医改对分级诊疗的力推之下,基层市场将迎来高速增长,成为医药企业新的业绩增长点。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很多慢性病和常见病患者被社区医院拦截,对应药品和器械市场会有大幅增长。他认为,医药企业的核心机遇在于参与社区医院建设拓展新的业务单元。

  根据2015年国务院出台的《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要求到2017年,分级诊疗政策体系逐步完善;到2020年,基本建立符合国情的分级诊疗制度。

  2018年,取消药品加成政策全面推开,处方外流大势所趋之际,有官方数据显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逐渐成为承接这些处方的主力。

  随后出台的一系列相关医改政策也是围绕着以强基层为重点完善分级诊疗服务体系。2019年3月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社区医院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在河北、河南、广西等20个省开展社区医院建设试点工作。

  据统计,截至2020年4月,仅河南省就有109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升格为社区医院。照此推算,全国目前已升级为社区医院的基层医疗机构数量至少在千家以上。

  如今,国家卫健委决定将社区医院全面扩容,这意味着,大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将升级为“社区医院”。从官方统计数据看,截至2020年4月,中国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3.5万个,乡镇卫生院3.6万个,总数超过了7万家。

  按照国家卫健委规定,升级后,这些基层医疗机构防治结合的功能定位和公益性质不变,已有的财政补偿水平和优惠政策也不会降低。

  同时,配合社区医院建设,国家卫健委还提出了,到2020年底,力争全国县域就诊率达到90%,县域内基层就诊率达到65%左右的目标。

  业内认为,分级诊疗会导致药品的种类和数量都大规模的向基层医疗单位转移,估计转移额度在20%到40%, 结合基药打通上下级医疗机构用药目录等措施,可以预见,越来越多的患者将留在基层。这将构建起一个庞大市场。

  史立臣认为,基层医疗市场的特点是庞大而又分散,发展虽然缓慢,但是盘子比三甲医院大,国家对社区医院进行大规模布局后,这块市场将分割三甲医院很多的份额,很多慢性病和常见病患者被社区医院拦截,对应药品和器械市场会有大幅增长。

  目前,城市公立大医院仍然是患者看病的首选,用药金额超过总量的一半以上,但随着分级诊疗政策的逐步推进,基层医疗机构用药规模占比将加快增长,基层市场已经成为各大药企争相布局的领域。

  从米内网2019年统计数据看,县级公立医院市场药品销量3212亿元,同比增长5.1%;基层公立医疗机构终端,包括城市社区卫生中心(站)、乡镇卫生院在内,市场规模1808亿元,同比增长了8.2%;二者增幅均远超城市公立医院的3%,已成医药市场新的增长点。

  《华夏时报》记者从业内了解到,三甲医院外流处方药品类中,以抗高血压用药、血脂调节剂和糖尿病用药等慢病药为主的基础治疗领域药品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占比份额最大,占比接近50%,其中跨国药企的销售表现优于渠道。

  对于基层市场的大蛋糕,辉瑞、拜耳、诺和诺德、赛诺菲、阿斯利康等跨国药企,华润双鹤、科伦药业002422)、辰欣药业603367)、扬子江、修正等国内药企都早已开始攻城略地。阿斯利康的县域团队已覆盖4.2万家医院、1.2万家社区医院,以及25万家药房;赛诺菲的县域销售团队也覆盖了2000多个县市。

  同时,跨国药企在给基层医生做有吸引力的培训上狠下功夫,赛诺菲基层医疗部上千人,给1600多个县50多万人次医生培训;拜耳通过西部基层项目培训5万名基层医生和卫生管理人员。

  国内药企近两年也在加大拓展基层市场力度,每家也正携带几十个、上百个品种在全线布局基层市场。华润双鹤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公司计划将糖适平(化学名:格列喹酮)等多个基药品种持续向基层终端下沉。辰欣药业也将基药在基层医院的开发列为重中之重,明确市场中心将下沉。

  新的医疗体系变革必将带来中国基层医疗产业的解构与重塑,基层医疗势必将成为未来医疗的流量入口。

  史立臣认为,医药企业充分布局基层市场能获得一个很好的发展机遇,药企本身产品销售会有一定增量,比如慢病治疗产品,但是社区医院建设对于医药企业而言的核心机遇是拓展新的业务单元。

  “社区医院不是挂个牌子就能做起来了,前期发展一直依赖地方财政补贴,后期是差额补贴减轻财政压力,现在有些地方政府财政也很紧张。”史立臣认为,这也给了医药企业和社会资本参与社区医院建设的机会,比如分级诊疗、疾病普查筛选、基础病诊治以及慢性病社区康复以及第三方医学检验等,以外包或者参股方式运作。